My P5100大合體
Nikon P5100是當初剛入門學習攝影的愛機。在他身上投資了不少配備,同時也產生了不少作品。
封面這台P5100是全台灣最皮條的P5100,所謂的變形金剛還是六神合體也不過如此。
在入手D90以後,他的階段性任務終於告一段落,回復成隨身小DC的本色。
這篇是小P的攝影展,記錄一些心路歷程。



廣角TC-E67
這顆0.67倍的轉接廣角鏡TC-E67自從入手以後,幾乎就是小P的鏡頭蓋。於是乎小P從原本的等效35mm變成24mm。
(這預告了後來我會看上N16-85mm的主要原因)
專輯封面
我已經非常習慣於使用24mm來構圖,雖然平均來講廣角的構圖會比較難以兼顧些。
攝影教科書上都叫人們必須要學習如何刪減畫面,但我卻喜歡把我想安排的東西放進畫面的各個角落,就好像在畫畫一樣。
這張在中正大學拍攝Jamesting一家人,Jamesting正拿著D70s取景當中。畫面中每個人都正在做不同的事。

 磚窯居民宿餐廳 花蓮磚窯居民宿
東華大學東華大學
這兩張相似的地方都是把建築物放在三分之一的位置,但水平線的高度則因天空、雲與地景的比例而有所不同

 S型彩虹橋 
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的時候去夜拍彩虹橋,當時空氣中有水氣,所以我把投射燈安排進畫面中,並且讓投射燈與光柱塞滿天空空缺的地方。
這個時期的我很少使用留白,幾乎整個畫面都會填得滿滿滿,而且我很快的就可以找到我要塞些什麼東西。
這根本就與攝影基本教義派是相反的。


 五酒桶山下的廟宇 五酒桶山海山之路
五酒桶山
我在使用小P的前期,就跟一般人一樣,都是隨性所拍。不知怎麼地,開始想玩一些有的沒的。
在五酒桶山健行的時候遇到滿天的魚鱗雲,記得這個季節剛好是春天。
當時根本沒有太注意天氣的事,事後才查到原來俗諺有云「魚鱗天,不雨也瘋癲」,梅雨鋒面即將要來了。
剛買廣角鏡跟CPL,看到這副景象,我壓低角度,呈現魚鱗雲從廟宇後方灑出的感覺。
另外一張,在山腳下等家人上廁所,有點無聊就拿出相機亂拍,剛好看到一名孩子坐在五酒桶山的木牌前。
他癡癡的望著上山的健行步道,似乎也在等人。

 好奇跳投
閃燈的喜悅
SB400小太陽,是N家提供給用戶隨手使用跳閃的禮物,像我這種比較喜歡拍室外風景的人而言,一支不佔空間的小燈是非常有吸引力的。
這組照片是Jamesting剛搬新家的時候照的,還有他家的比熊(球球)。
球球是一隻好動的小狗,而且對陌生事物非常好奇,所以這張照片就叫做「好奇」。
我與Jamesting都非常熱愛籃球,我(又)嘗試使用廣角低姿勢來拍攝,呈現跳得很高的感覺。
當時看了一些文章及書籍,使用不同於人眼的角度可以製造張力,我信奉「攝影師不是蹲得很低就是爬得很高這句話」。
Delighting You Always 遠雄海洋公園 
這支小燈在室外拍攝人帶景也是非常好用,只要不是直接跟太陽硬碰硬,做一些壓光的處理都是綽綽有餘的。
像這兩張花蓮六十石山與遠雄海洋公園的旅遊照,都用了同樣的技巧。而且我偷偷使用了離機線,左手拿著SB400,右手按快門。
可以將人臉被燈照射到的反光不要那麼的呆板。




 
 兩倍望遠鏡TC-E2
這支望遠鏡可以讓小P的鏡頭在zoom in到等效60mm的地方而沒有成像圈。
此時等效120mm,機身光圈設定可以維持在F3.5,這真是拍遠距離人像的利器。

2008台北電腦應用展 花岩山林
不過身邊很少有誰可以大方讓我拍的,每個人看到鏡頭都會躲起來,只好去展場拍拍SG。
這張剛好站在對面的舞台上,巧妙的避開了底下的人群,很幸運地,底下大砲何其多,她竟然目光朝向一個拿小DC的攝影者^^
另外一張小景,這是喝咖啡談是非的戶外涼亭,天氣很熱,店家用水霧來降溫。




 雨中的101
 101 威秀-新光 天橋 忙碌的台北日落2
高樓的崇拜(陽X崇拜?ㄘㄘㄘ消音)
101大樓是台北市最高的建築物,是風景攝影必定會朝聖的其中一個地標,著名的地點有象山以及信義區一帶。
第一次去找象山六巨石就迷了路,還在山上碰上雷陣雨。老實說,當一個風景獵人還真累,尤其是當知識不足的時候,根本沒看天氣就衝上山。
難怪為什麼我明明聽說象山是個要三四點就去卡位的景點,怎麼半個人都沒有=.=





政大 101高樓平地起 復刻版 自由廣場牌樓
單車熱活
當時我正在待業中,每天吃完早餐上網看看文章就騎著單車到處去晃晃找景點,順便練身體。
這也種下了我整個台北地區的河濱公園幾乎全數破關的禍根??
這時期的照片幾乎都是熱得要死的大晴天,辛苦也是有回報的。
迷上使用DSLR拍日落、學會怎麼挑天氣是後來的事,才發現好多景點我根本都曾經騎車經過。
單車熱活的照片多如牛毛,這幾張只是其中一點點而已。
政大的白色建築地標、渺小的101與大草原這兩張,我都趴在地上拍,但是卻呈現不同的感覺。
尤其是渺小101那張,根本就是在橋底下休息的時候拍的,用望遠端裁切掉很多旁邊的人造物,看起來就好像在大草原一樣。





人氣可用
在拍攝風景的時候,我會對現場的一些人物,例如遊客、工作者、情侶等等感興趣,如果他們站的位置或者動作對整個畫面來說可以構成一些趣味的話。
 
在八里往三重回程的路上,我看到一名釣叟還有一隻白鷺都望著水裡,是誰先捕獲他的獵物呢?
說不定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呢^^
擎天崗 
在擎天崗大草原往碉堡的方向爬,可以往回俯瞰蜿蜒的健行步道。豔陽天下,四個遊客正坐在可以賞景的位置,順便休息。
如果這畫面少了角落那不同於自然的顏色,也許會稍嫌單調。
甜蜜的負擔
台灣人愛釣,不論是溪邊、池塘還是海邊都有人在垂釣。這是三芝的海邊,令我最感興趣的是這對夫妻檔,而且你一定會看到她挺著大肚子。
遠雄海洋公園
遠雄海洋公園,這是家庭出遊的照片,不過那兩位老者我並不認識。
我遠遠的就看到他們乘著小船準備從火山上滑下來,我的相機已經準備好了。





天有異象
在我開始使用DSLR之前,對於所謂的晨昏大景絲毫沒有概念,更不用說看天氣圖衝景了,不過當旅途中遇到奇怪的景色總是令人興奮。
 忠孝橋上
這是辛樂克颱風來襲兩天前拍的,因為我聽說颱風快來的時候有機會「出大景」。
當時我不曉得所謂的大景是長什麼樣子,大部分的人在還沒有拿起相機當個獵景人之前,都是很自然的當作過眼雲煙,就忘了。
這張圖是我步行跨越忠孝橋準備回家時看到的景色,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就是所謂的「霞光」,事實上以颱風景而言,霞光只能算是小咖的。
我很興奮的拿出包包裡的迷你三爪管,就把小P架在橋的圍牆上拍。


 碧海藍天 彩虹彩虹橋 復刻版
當下過雨以後,往太陽的相反方向看有機會看到彩虹,太陽的角度越低彩虹的弧度就越高。
因為彩虹的顏色很淡,拍彩虹的時候如果有CPL,轉一轉可以很容易地將彩虹突顯出來。
第一張是在碧砂漁港看到的彩虹,我轉好CPL等待一艘正要靠岸的船到來才按下快門。
第二張是內湖的彩虹橋,下午跟朋友騎單車的時候看到的,彩虹橋上空出現彩虹剛好構成一個有趣的畫面。
事實上,台北東區容易下雨,下午朝這個方向看過去理論上是有機會再看到一次的。

 雙星拱月
雙星拱月,或稱金木合月,左上金星,右上木星,下方眉月會合一處變成一個:)笑臉的天文奇景。
據說這個相對位置到了隔天晚上會變成:(哭臉。
這是我在自己房間的窗戶拍到的,事後看了新聞才知道原來不小心拍到大景了。
 花蓮海岸公路夕照
這是花東之行(就是遠雄海洋公園那一趟)回程,傍晚在花蓮濱海公路車上看到的。
怎麼在傍晚時分會在東方的太平洋上空持出現五顏六色的「霞光」,當時蔚為奇觀哪!!
回家查了資料,發現原來這叫做「反雲隙光」,跟俗稱霞光的「正雲隙光」在相反的方向。
日落時的反雲隙光是一路由西邊的正雲隙光延伸到東方才消失,只有能見度高到破表的時候才看得到。
而且必需要有一點「雲」才能出現一條一條的光線,在台灣晨昏大景裡應該算是A級的吧。
創作者介紹

風景獵人

Lada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tpytpy
  • 頭香我的啦
  • 這麼早就來捧場啦

    Ladaga 於 2009/10/27 22:26 回覆